当前位置:首页 > 公安动态 > 媒体聚焦

公安微信:台州民警挺6个月孕肚,翻出21年前一纸证明,“南非男孩”回归祖国

近日,温岭横峰派出所户籍民警刘燕华像往常一样在窗口指导工作人员相应的业务,已到孕晚期的她行动显得有些吃力。

下午4时左右,一名中年妇女带着个小男孩儿来到了窗口要求为孩子办理身份证,看到刘燕华,她的眼里满是惊喜与感谢,拉着孩子说:“宝贝,这就是让你能今天办理中国身份证的警察阿姨,快谢谢她。”“谢谢阿姨。”孩子羞涩得说。

“是吴大姐呀,这么快带孩子来办身份证了!这就是那个南非的小男孩吗,你好呀。”户籍民警刘燕华亲昵地上前摸了摸孩子的头。“对啊,办理了身份证,也是方便孩子报名读书和带他出去看看中国的大好河山。”女子笑着说。

21年前的“无头案”

事情要回到今年的9月25日。那天早上,横峰派出所户籍窗口一开门,吴女士便带着一叠资料,匆匆忙忙走了进来:“警察同志,我想给孩子落个户口。”

“好的,您稍等。”窗口工作人员王优优接过资料仔细查看起来。女子姓吴,户籍在横峰街道,她今天是想要将国籍为南非,已经8岁的儿子,落户回到她的户籍下。第一次接触跨国业务,工作人员立即示意户籍民警刘燕华怎么处理。因男孩南非国籍并没有注销,刘燕华也怕正常操作会出现一人双国籍问题,立即联系行政审批科咨询。在确定吴女子儿子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具的入籍证书,可以先予以在中国落户,再处理南非国籍问题后,事情好像回到了简单的国境外出生5年以上儿童的落户问题。

民警联系了所内辖区民警,为吴女士和村居干部制作了调查落户的笔录,正准备操作给孩子落户,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吴女士结婚证上的身份证号和户口本上的号码差一位数,目前常住人口管理系统里又没有吴女士修改过身份证号的记录,业务还是办理不了。这可怎么办,孩子还等着落户上学呢,吴女士听到消息,一下慌了神。

户籍民警一边安抚吴女士,一边让其好好回忆下,是否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会不会是结婚时在民政局填写错了身份信息?吴女士讲起了自己的经历。他和丈夫20多年前就一直在南非经营生意,孩子也是7年前在南非出生的,一出生当地政府便给他入了南非国籍。而好景不长,2017年,吴女士丈夫蔡先生因病去世,母子俩在异国他乡相依为命。一个单身母亲带着稚子在外漂泊自是万般艰难。现在孩子大了,南非那边生意也基本结束了,吴女士便带着孩子回到了故乡。而如今,孩子的国籍成了他在中国上学的大问题。结婚都是22年前的事情了,真的想不起来了,而且也不记得自己改过身份证号码。

看到吴女士为难的样子,也不想她又为证明自己的身份信息跑其他部门。刘燕华通过一证通办系统查询了吴女士的婚姻信息,身份证号码也是错的,又找到温岭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电话,得知20多年前的资料已经在档案局,并获得了联系电话,发去函后调取了当年的档案。可结果却让大家大失所望。档案局发回的扫描件显示,吴女士当年填写的身份证号确实就如他们输入的一样,和户口本上差一位数。

“好好的身份,怎么就查不出来了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这样想着,刘燕华拨通了吴女士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然而,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窗口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对于当年的事情,谁也给不了确切的答案。“难道这事真的就成了无头案?”抱着最后的希望,她来到横峰所档案室翻找当年吴女士的户口迁移档案。

档案室里“碰运气”

在吴女士讲不出任何修改过身份信息的前提下,寻找她的户口迁移资料也就是碰碰运气。此时距离1998年吴女士入户已然过去了21年,档案管理已经几经人手,再加上横峰所刚刚经历搬迁,谁也不能保证资料能够齐全,更不能保证能找到有用的资料。“怎么也要试试。”刘燕华挺着6个月的孕肚,带着档案管理员一头扎进了满屋子的资料中。

随着一叠叠资料被搬出,翻阅,再放回,心也跟着一点点往下沉。是放弃还是继续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墙角一个紧锁的柜子里,她们终于找到了当时的档案。牛皮纸的档案皮经过20多年的尘封,透着淡淡的霉味,“这里面真的能找到事情真相吗?”就像“薛定谔的猫”,答案自然是未知的。而随着档案的开启,刘燕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吴女士的迁移资料中夹着一张原籍地派出所开具的其因身份证重号被修改号码的证明。谁都没想到,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南非男孩”回归祖国

直到拿着那张证明,吴女士仍然对当年的事毫无印象。刘燕华终于按流程为男孩落了户,当她将新的户口本交到吴女士手上时,吴女士激动地连连道谢。“你真是我遇到最热心的民警,没有你今天的各种帮忙联系和翻找资料,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群众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尽最大可能帮她把事情一次办好,让群众满意而归。”刘燕华望着窗口“最多跑一次”的宣传海报对窗口其他工作人员说道。